服务机器人

“未来已来”,服务机器人飞“阅”世界

文:中国传动网 | 2018年第一期 (0) | (0)

商汤科技香港公司总裁尚海龙

年初,2018深圳机器人创新与发展论坛在深圳威尼斯睿途酒店隆重举办,本次论坛以“创新驱动湾区智造”为主题,来自全国机器人及人工智能领域产业上下游的精英大咖、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推动新的一年机器人产业在技术、应用、金融和服务等方面的创新应用。论坛上,商汤科技香港公司总裁尚海龙以《“未来已来”,服务机器人飞“阅”世界》为题演讲,现将全文发布,以飨读者。

未来已来——人工智能时代来临

未来我们的服务机器人大概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先看一段电影,我们给AI视觉一个任务,这个任务是说如果AI看到电影桥段当中是浪漫的,就将红色的曲线向上扬一下,如果觉得看到的场景是悲情的或者是糟糕的,那就将绿色的曲线向上扬一下,AI看完这个电影以后画了类似股票这样的曲线出来,我们跟它做了一个对话,看看AI是否真的看懂了这部电影。结果是,它说:它看了电影情节是这样的,大概剧情是这样的,而且很智能地能把所有的演员帮我们分出来,杰克分别出现在什么场景里面,露丝分别出现在什么场景里面,并判断出浪漫或者糟糕、悲情的情节。由此,很多行业马上就能看到使用场景了,公安行业说“我需要这个来抓罪犯”,零售行业说“我需要它找我的VIP”,机器人行业说“我需要它看懂场景”,这就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结合的最后一公里。

我们往下看,如果你觉得电影是这样的,那我们放电视剧。如果我们有一台电视机,电视机有AI智能的芯片,就是我们和高通合作一款芯片植入到电视机里,我们和电视机之间就可以做互动了,你告诉我这个演员是谁,她的扮演者是谁,她曾经演过其他什么样的电视剧或者电影吗?其中她身上穿的这件衣服我想找类似的但是不要撞衫,马上就可以联到唯品会、京东各类平台帮我找出来,这就是我们未来的生活,如果机器人能够做到这样的耳聪目明,心灵手巧,我认为这就是未来服务机器人能够令大家满意度提升的一个必然要求。

我们商汤科技是做技术的,我们认为技术才能称之为一个时代,而模式是不可以的。前些年有很多模式出现了,比如说P2P、O2O,无论是什么to什么,它都是模式的创新,模式的创新带有它的短暂性,模式创新不带来GDP的提升,模式创新不能够真正产生价值的增量,它只是将一部分的消费场景或者价值转移到了另外的一个平台上,比如由线下转到了线上,而只有技术的创新才能够真正带来价值的飞跃,所以我们说现在是人工智能时代,它和过去的蒸汽机时代、电力时代、信息时代一样,将会为我们打开一个新时代的大门。

从1956年人工智能的概念兴起到现在,62年以来,人工智能三起两落,我们认为第三个人工智能浪潮的元年应该定义在2011年,这62年以来发展了很多种的尝试,诞生了很多的国际级大公司,都是在当时时代背景下最强者,这个过程中,如果说第三拨人工智能的浪潮里面哪些应用能率先落地、变现、突破呢?我们认为会先从语音识别的突破,再到语言认证、无人驾驶的应用以及医疗等各个行业的应用,都非常快去做到变现。

现在是一个大好的时代,人工智能已经成了中国的一项发展国策,一些调查数据显示,到2030年之前国家要举全国之力建设成为人工智能的强国,商汤在这个背景下发展是非常迅速的,我们有二十余年科研经验的沉淀,目前有一千五百多位同事,超过八百人都是研发人员。商汤科技和其他的人工智能应用企业有一些区别,区别就在于我们是一家深度学习的平台公司。平台就好比安卓系统,而应用则是APP,平台公司是具有原创性的,平台公司也具有可扩展性,所以我们创立以后在多个行业发力,目前已在十四个行业全球首创使用深度学习方法,这样也使得我们专利技术的积累速度非常迅速。

解决机器人的应用“痛点”——缺乏和实体交互的敏锐度

商汤科技于2014年底成立,2015年推出产品,2015年底到2016年开始销售,2016年到2017年我们的发展速度迅猛,每一天都可以签到一家大型的合作伙伴。我们研发出了自己的框架平台,有了这个平台以后我们多项人工智能的核心技术就能够填补最后一公里的空白,多项视觉技术率先落地之后赋能于十四个大行业。我们主要进入算法技术层和应用层,算法技术层是非常深壁垒的层面;在应用层面,我们在图象识别、自动驾驶、IoT物联网、机器人和云计算等方面都有一些建树。我们的创始人汤晓鸥教授也是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的副院长,他是人工智能机器视觉领域最高学术会议的主席,也是国际顶级机器视觉期刊的主编,这个使得我们现在的技术能够和世界最顶尖的成员同步。

我们自建平台的最大优势是拥有百分之百的自主知识产权,其次,我们依托于香港中文大学以及清华大学、中山大学、上海交大还有浙江大学这几个联合实验室,使得我们的论文数量一直保持着世界的领先位置。

目前,商汤进入了十四个行业应用领域,这十四个行业驱动了巨大的产值,所以说在这个大产值背景下,商汤科技也获得了高速的速度。现在,我们有多家战略级合作伙伴,在人工智能+互联网领域我们也有一批合作伙伴。在机器人应用上,我们已经和二十多家机器人厂商形成了比较紧密的合作,其中有国际机器人四大家族,也有国内的一些机器人老牌企业以及新秀。

现阶段服务机器人的应用存在一个“痛点”,那就是缺乏和实体交互的敏锐度,这也是服务机器人之所以还没有完全落地的主要原因所在。此外,工业机器人现在适应意外和变化的能力还比较弱,一些机器人厂商的良品率很好,准确度非常好,但是遇到偏差的时候它马上要报警,需要人来处理,这种高度的自主智能和浅层次的智能之间是有一些区别的。过去的自动化设备只是把这个物体拿到这儿,能够准确地去做这个动作,但是如果一旦中间有道挡板,怎么样绕过挡板去到规定的动作,这就需要高度自主智能的能力,今后无论是服务型机器人还是工业机器人都需要能够达到PILM状态:即感知(Perception)、交互(Interaction)、移动(Locomotion)、操作(Manipulation)。例如利用单目摄像头肢体动作识别系统,让机器人马上根据这个状态去跳一段舞蹈,是我们未来要达到的状态;还有指间跟踪、肢体识别、手势指令和人体的追踪,都是一些非常成熟的技术,马上可以应用于机器人行业。

在工业机器人方面,物体自行抓取动作是非常多的,如果未知这个物体的状态,那怎么来做自主的抓取?这个概念从自动化设备、到智能型的机器人都是需要去实现的。我们经过自主学习以后,用数据训练集的方法,使得我们的机器手成为了自主智能的设备。我们希望把SLAM应用于机器人当中,用这个方法现在已经广泛采用于包括无人驾驶汽车的这类应用中。例如在某一个地方用SLAM的方法建立一个虚拟现实的场景,让无人驾驶汽车自主地适应环境,或是应用于服务机器人里头,在救送伤员、老人看护方面都能够找到最佳的捷径,都能够用最好的选择帮助到人。

另外在协作机器人方面,我们希望组装工业的元件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实现高度智能化的自主决定,如通过视觉方式去达到高度的智能化。

人工智能技术来得如此凶猛澎湃,技术发展替代人包括替代简单重复工作,是大势所趋。商汤的目标是要把民族品牌技术放到显眼的位置,我们认为人工智能带来了人类文明的新篇章,文字的出现是人类文明的开启,甲骨文诞生于商汤时代,我们选择商汤作为公司名字,也意味着中华文明再次开启的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人工智能的技术竞争非常激烈,我们还很年轻,成长必然会经历艰苦,但是我们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

杂志订阅

填写邮件地址,订阅精彩资讯: